高校人才網—國內訪問量、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。
當前位置:高校人才網>人事動態>科研聚焦>

科技評價中“吹哨人”要敢發聲,管理部門要善傾聽

時間:2021年04月12日 作者:孫昌璞 來源: 中國科學報

 

2020年,在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,人們比以往更加關注科學技術在關鍵時刻如何發揮作用;《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0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》也提出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。

舉國體制的要旨是集中力量辦大事,而確定什么是大事,不僅要考慮面向國家需求,而且要有科學精神的考量。

過去40年,中國的經濟發展舉世矚目,早已走出了整體“底子薄”的困境,然而中國人均“底子”仍然薄弱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因此對于那些亂作為、假作為的科技“大事”,必須時刻保持警醒。

然而,判斷科技發展中的“大事”“小事”,在今天科技治理環境中既有現實中的困難,也有邏輯上的窘境。在原始科學創新方面,該問題更加突出。

以下討論的前提是“吹哨人”有資質且負責任。否則,要么“哨”而無聲,要么“噴”而無益。

清晰定義“從01的創新非常困難,對新事物的觀點更會因人而異。

“創新”的科學領域在萌芽期還看不出重要在何處,但有可能發展成為短命的“熱點”或有前景的前沿領域,一旦有科學訓練的人提出不同科學意見,即“吹哨”,發聲者的學術聲譽就可能面臨重大考驗。

如果該項目、方向,個人的發展出乎“吹哨”的判斷,有聲望的發聲者也可能會被別人譏為“學閥”;如果“哨”吹對了,發聲者學術聲譽也不會有所增益。

被吹哨的“創新”于國于民可能無益,但創新熱點被叫停,利益相關者仍然可以說,是發聲者扼殺了進一步改進和發展的機會,邏輯上發聲者還是容易被認作某種意義上的“學閥”。

囿于各種評審規則和規矩,近年來不少科技項目評審像工程招標一樣,不允許現場討論,沒有面對面的學術爭論,“吹哨人”被視為另類。

因此,即使有人不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,作為社會經濟學意義的理性人、利人利己的最優化選擇,在大多數情況下,也盡可能說好話或模棱兩可,極少“吹哨”。

然而,這些精于世故的行為,集體互動、長時積累,不僅對中國學術發展和科技進步的機體造成了傷害,還將影響到創新型國家的建設。

2020年,科技部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出臺了一些指導科技工作的規定。例如,抗疫優先于發表論文和破除唯SCI至上論,以引導科研人員把研究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項攻關任務上來,把論文寫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,把研究成果應用到戰勝疫情中,初衷很好。

然而,我擔心有人會將“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”誤解為“幾分之一發表在國內期刊雜志上”;我也擔心,本應發表在國際有共識的學術期刊上的基礎研究成果不能如期發表,導致“不唯SCI”變成了“不要SCI”。

必須承認,中國科學發展在原創性等方面存在的問題,完全放任不管也有可能變成學術“新冠”,但面對有些慢性病,要安靜下來細心診斷、對癥下藥,否則一劑猛藥,禍將至矣。

要破解科技評價中“吹哨人”的窘境,就要有更多人從科學良心出發,立足于純粹學術和自己的科學判斷,對事不對人、對此事不對彼事。

每一個個體,如果都不能適時地發聲,就會集體失語,學術底線就會失守,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就會失盜。

“吹哨”難免有雜音,雜音可能來自學術素養不足,也可能來自利害的權衡,但發聲人多了,就會涌現出來一個客觀的主旋律,這種社會學效應可以類比叫作Emergence的基本物理學規律。

然而,“吹哨人”要有責任擔當和科學精神,有基于學術底蘊的行動膽識,這樣才能在任何場合都不說假話,盡管有時發聲也可能會說錯。

科技管理和學術領導部門要上下負責,努力營造包容的、“勇于發聲”的學術科研環境,善于傾聽不同的發聲和“哨音”,絕不可以各種行政方式武斷地一味抵制“哨音”,這樣才能為中國的科技強國建設提供適合科技創新的肥沃文化土壤。

(作者系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長,本文轉載自“科技導報”微信公眾號)

《中國科學報》(2021-04-121版要聞)

來源:

http://news.sciencenet.cn/sbhtmlnews/2021/4/361865.shtm

 

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Gaoxiaojob)。

推薦信息
熱點信息
姬川丽